国家外专局国际人才交流服务机构

  I

English
中文

「泽沃视野」华为“反击”背后:他们都告赢过美国政府!

“企业通过合法的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是完全正当的,也完全可以理解。”

在今天(7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一事,发言人陆慷作出上述表态。

fc1f4134970a304ea4f7889d4cd8dc82c8175c90

陆慷

华为于今天上午10点在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在国际上四处渲染所谓“华为威胁”,甚至强迫其他国家“站队”。但围堵华为的“联盟”,正日益显现裂痕。

现在,华为反击了。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违宪”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针对的是美国“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第889条。

该条款规定,禁止美国政府机关及其承包商向华为等中国公司购买设备或服务。

在去年8月、该法案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生效时,华为就曾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称:“华为支持美国政府改善其安全措施,但这种在国防授权法案上随意的增加是无效的、误导的、违反宪法的。”

562c11dfa9ec8a13ff5e14666a13ea8ba1ecc081

2018年8月13日,特朗普签署“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路透社)

可见华为的这次起诉来得并不突然,8个月前那一纸声明,似乎已为今天的诉讼埋下了伏笔。

而《纽约时报》3月5日时曾援引两名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称,华为正准备起诉美国政府。

两天之后,华为拿起了法律武器,诉讼依据也与之前报道中的预测相符。

“(NDAA第889条)是对美国立法程序的滥用,剥夺了华为走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有悖于三权分立原则,背离了美国的法律宗旨,违背了宪法制定者的初衷。”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说。

基于此,华为希望法院判定NDAA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反宪法,同时颁发永久性禁令,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华为指出,美国政府一直竭力诋毁华为、影响公众舆论,却从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安全指控。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攻击华为的服务器,窃取邮件和源代码。

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华为多次强调,自己“竭尽所能”、“没有机会辩护”、“别无选择”、“只能在法庭上挑战这一法律”。

5243fbf2b2119313f40dc35df82877d390238da1

2019年3月7日,华为召开发布会,宣布起诉美国政府。(华为官网)

“采取法律行动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郭平说,“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对华为以及美国人民都有益的正确决定。”

告赢美国政府有先例

华为并不是起诉美国政府的第一个“吃螃蟹者”。虽然起诉美国政府并取得胜利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小锐查阅资料看到,近年来以下这些中美企业就曾以法律为武器,成功捍卫了自身合法权益。

涉事公司:罗尔斯公司(中国三一集团)

起诉对象:奥巴马和美国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

时间:2012年10月1日至2014年7月15日

结果:胜诉、全面和解

这是一个载入史册的经典案例:中国公司首次发起类似起诉并获得胜利。

2012年3月,中国三一集团在美国的关联公司罗尔斯公司收购了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4座风力发电厂项目,但在同年9月被奥巴马政府和隶属于美国财政部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阻止。

7e3e6709c93d70cf668fd5a165ccaa04baa12b3d

 

资料图片:三一集团美国风电项目诉讼案媒体沟通会。(三一集团官网)

在向美国政府索赔无果之后,罗尔斯公司于当年10月1日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告上法庭。经过近两年的审理,法院最终判定罗尔斯公司胜诉,美国政府随后与罗尔斯公司及其律师团队展开协商,并最终达成和解。

虽然该判决下达时,交易受阻的最终结果已无法改变,但此案无疑为中国企业海外维权提供了先例。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前助理部长克莱·洛厄里曾以此案为例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的审查程序不够透明,此案将促使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和外国投资者就政府在国家安全方面的疑虑进行更公开、更深入的讨论。

涉事公司:微软公司

起诉对象:美国司法部及司法部长

时间:2016年4月14日至7月14日

结果:胜诉

2016年4月,微软公司起诉美国政府,要求修改对政府调取用户信息行为保密的法律规定,因为在此前一年多时间里,美国一些地方法院要求微软公司提供其用户邮件等数据,微软也答应了要求,但法院下达过多的“封口令”,让微软对此事保密,引起了微软的不满。

微软的诉求是,美国司法部在使用“封口令”时应有所节制,如果司法部不作为,美国国会应对《电子通信隐私法》进行修改,以实行合理的规定。

法院判决微软胜诉,称如果数据不是储存在美国,微软不被强制要求提供该用户邮件数据。

涉事公司:“推特”公司

起诉对象:美国国土安全部

时间:2017年4月6日至7日

结果:政府撤回命令,“推特”撤诉

2017年3月,美国国土安全部下辖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推特”公司下发了的行政召见令,要求“推特”公司提供一个账号的用户信息,因为该账号曾发布批评政府移民政策和国土安全部的内容。

4月6日,“推特”公司对美国国土安全部及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发起诉讼,要求法院阻止这一“非法滥用专用调查工具”的行为。

不过1天之后,“推特”公司便撤回了诉讼,该公司的律师称,政府已撤回此前的要求,命令“不再有任何效力或作用”。

在这些案例中,涉事公司均据理力争,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即使“推特”很快撤诉,但也达到了既有目的。

外媒:华为诉美国政府“将是一场苦战”

不过,针对华为此次起诉美国政府事件,包括《纽约时报》和BBC等在内的外国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拿出另一件案子作类比: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起诉美国政府案。

472309f79052982282653a9d4ada00cf0a46d42b

卡巴斯基实验室(俄新社)

2017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部以担心俄罗斯政府实施干预为由颁布禁令,要求联邦机构从电脑上移除卡巴斯基软件产品。随后,美国国会将禁令写入了预算法案。

同年12月,卡巴斯基实验室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称美国国土安全部在颁布上述禁令前并未切实给予该公司辩护的机会,剥夺了该公司的正当程序权利。

卡巴斯基的诉讼最终被驳回,美国法院认为禁止使用卡巴斯基产品是一项“预防性而非惩罚性”的措施。

芝加哥约翰·马歇尔法学院教授史蒂文·施温对路透社记者称,美国得州法院在审理华为诉讼时不会受卡巴斯基一案裁决的约束,但可能采用其推理,因为两案有相似之处。

但路透社引述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的观点称,这两起诉讼在证据和范围上都不同,华为的诉讼有“充分的理据”。

乔治华盛顿大学美国宪法教授乔纳森·特利接受BBC采访时也认为,“华为的指控有合理的法理依据,不是一个激进的指控。”

37d12f2eb9389b505f27899618259ed9e6116e2a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利曾在2003年以“褫夺公权”为辩护理由赢下一场备受关注的官司,成功推翻了美国国会关于子女探视权的摩根法案。

而有分析指出,美国此次针对华为的做法是未经过审讯、就对某个特定机构施行惩罚,同样涉嫌“褫夺公权”,违反美国宪法。

特利表示,“华为在法案中被单挑出来,可指控这项法案构成立法惩罚,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这场诉讼将是一场苦战。”路透社总结说。

中国学者:这起诉讼或将成为美国司法的一块“试金石”

从三一集团诉美国政府案历时近两年才最终宣判来看,华为今天宣布的“反击”无疑也将是一场硬仗。

023b5bb5c9ea15cedf0282502b1041f73b87b29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看来,“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是一次很好的维权”。

“无论是三一重工还是华为,都是全球性企业。这些企业具备很强的法制观念、维权意识和维权能力。在认为自己遭受不公正对待时,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包括美国,它们都会诉诸法律,通过法律手段赢得世界的尊重和公平对待。”

张燕生表示,这起诉讼意味着中国企业已经能够成熟得运用市场手段、法制手段、与国际规则接轨的手段来为自己维权。

而对于美国来说,这起诉讼也将成为一块检验其司法公正性的“试金石”:

“全世界都在看着,一旦判决不公正,就可能会让其他国家对美国所谓‘司法公正’失去信心。”

“美国愿意付出这个永远无法抹杀的记录和代价吗?”张燕生说。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19年3月7日 18:10

大家都在关注:

Global Visit